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

2020年国际形势展望

2020-01-20 14:20
来源:《时事资料手册》

作者:陈向阳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执行所长、研究员、博导)

          王磊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助理研究员)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2020年“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加速演进,地缘重心东升西降、国际格局南升北降大势不改,大国竞争复杂激烈,地区热点乱变交织,世界迎来充满变数、机遇挑战并存的21世纪20年代。同时,2020年是中国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冲刺年,中国内外兼修、稳健前行,将为多事之秋的世界注入更多正能量。

一、欧美大国乏术失策彰显制度困境

资本主义全球化既造福了全球,带来人类经济福利普遍的“水涨船高”,也撕裂了世界,造成贫富阶层的更大分化,激发欧美民粹主义反建制的澎湃浪潮。

一是欧洲大国“衰老”之困难解。欧盟的整合发展传统上靠“三驾马车”拉动,但现在英国已经“脱缰”,剩下的法国、德国力不从心。英国确定于2020年1月31日正式“脱欧”,这对全球政经格局产生深刻影响。英国“脱欧”后,对外与欧盟、美国等全球主要经济体将重新确定未来关系。法国社会福利体系改革积弊难除,“黄衫”抗议、罢工运动风起云涌,马克龙惊呼“西方统治全球的时代一去不复返”。德国经济疲软,政治上又有民粹政党崛起,默克尔执政基础大为松动,能完成任期至2021年已属不易。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二是美国大选折射政治极化之困加剧。2020年是举世关注的美国大选年,民主、共和两党既要竞逐总统,又要举行国会换届选举,“驴象之争”激战正酣。两党当前彼此在一系列重大内政问题上壁垒分明、妥协合作空间缩小,2019年12月,民主党控制下的众议院表决通过两项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。“赢者通吃”的选举制度进一步助长了政治极化,尽管多项全国民调显示民主党暂时领先,但美国总统并非普选产生,选举人团定胜负的机制,意味着少数摇摆州的选票最为关键,谁能笑到最后只有到11月才能知晓。

2020年1月15日,在美国华盛顿,众议院议长、民主党人佩洛西在弹劾条款文件上签字。美国国会众议院1月15日通过决议,任命并授权7名民主党联邦众议员作为负责总统特朗普弹劾即起诉的“管理人”,并将弹劾条款文件呈交参议院。

二、大国战略竞争恐将升级

2020年大国竞争作为国际政治的主基调将更加凸显,中、美、俄、欧四大力量折冲樽俎,大国关系加速分化调整。

一是美国唯我独尊加剧大国竞争。面对多极化加速发展,美国的霸权危机感加深,其战略调整聚焦大国竞争,强调以“美国优先”重塑国际秩序与大国格局。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美欧裂痕或持续扩大,欧洲面对特朗普的“倒行逆施”已着手增强战略自主,美欧在维护全球自由贸易、应对气候变化与解决伊核、叙利亚等诸多问题上分歧凸显,围绕农产品、“欧盟补贴空客”等经贸摩擦持续发酵。美俄关系持续在低位徘徊,双方在伊朗、叙利亚、乌克兰、核军控、北约东扩等问题上针锋相对,美国对俄制裁不断升级,彼此矛盾和战略竞争进一步加剧。

二是大国军事竞争失衡风险明显加大。美国2020财年国防预算高达7380亿美元,新“国防授权法”同意特朗普提出的组建太空军作为美军第六大军种,日本也宣布将于2020年建立首个太空部队“宇宙作战队”,全面加强与美“太空合作”,太空军事化问题更加严重。美、俄相继退出《中导条约》,抛弃传统军控框架,严重冲击全球战略稳定。此外,信息与网络、深海与极地等领域,日益成为大国角力的新抓手和新战场。

三是中美战略竞争仍将激烈。中美竞争渐成大国博弈的主线,美国已将中国看成其面临的“首要挑战”,不断炒作中国是国际秩序的“修正者和挑战者”,渲染制造中国“军事扩张论”“政治渗透论”等各种奇谈怪论。近期中美经过艰难谈判,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并正式签署,但不排除出现特朗普再度反复的复杂局面。说到底,美国防范、压制中国扩大影响力的方针未变,中美深层次的战略分歧与对抗仍在,未来一段时期两国围绕经贸科技争端、网络空间博弈,以及台湾、南海、新疆等问题的较量还会继续。

三、地区热点博弈复杂激烈

全球地缘冲突热点不断,多股力量、多重风险竞相发展,2020年的世界仍不太平。

f6.lv_【官方首页】-白金会一是中国周边安全变数增多。其一,半岛不确定性增大。美朝核心分歧依旧。朝鲜要求美方在2019年底前拿出符合双方共同利益的建设性方案,但没有得到美方积极回应。近期朝鲜接连恢复重大武器试验,朝鲜表态将“拥有新的战略武器”;特朗普一面强调与金正恩私交仍好,相信其“会信守无核化承诺”,一面又再度提及对朝动武可能性,威逼之势明显,2020年美朝关系转圜空间减小,重回紧张旧态。其二,南海博弈激烈。美国“常态化”巡航南海,并强化海空军投入,推进海警、陆战队等介入南海,煽动地区国家与中国海上对峙,企图持续“搅浑”南海。其三,多国政局不稳。2020年缅甸将举行大选,美国公开支持“民运势力”推动修宪,宣布制裁缅甸军方,国内稳定堪忧;马来西亚各党争斗激烈,围绕“总理接班人”问题各方相持不下。南亚地区,印度总理莫迪修改公民身份法案,允许从周边国家逃入印度的多种宗教少数群体有条件加入印籍,但将穆斯林排除在外,旋即引爆全国骚乱。其四,印巴对抗升温。印巴在克什米尔实控线的武装对峙严重,军事冲突接连不断,致使地区陷入紧张螺旋升级的高危期。

二是中东域内外各方势力斗争升级。其一,美国和伊朗对抗加剧。新年伊始,美军袭杀伊朗军队高级指挥官苏莱曼尼,伊朗誓言“严厉报复”并中止履行“伊核协议”,中东形势骤然升级。其二,围绕叙利亚战后安排各方博弈激烈。叙内战渐近尾声,西北部伊德利卜省战事牵动各方神经,俄罗斯、土耳其、伊朗三方多次协调立场,寻求巩固扩大自身安全利益,美欧反应明显乏力,凸显“俄进美退”之势;同时,土耳其越境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,令美土关系渐行渐远,俄土关系进一步走近。其三,域内传统矛盾复杂难解。以色列挟美自重,与伊朗强硬对抗,近期伊朗更以反美为由将以色列作为“复仇目标”;沙特与伊朗教派矛盾深厚,也门“代理人战争”仍未平息;巴以争端难解,双方矛盾根深蒂固,暴力冲突时有发生。

2020年1月7日,在伊朗德黑兰,议员在议会高喊口号。伊朗议会当天投票通过一项紧急动议,决定将美军、美国国防部列为“恐怖组织”,将美国国防部所有人员、下属机构以及策划、实施杀害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“圣城旅”指挥官苏莱曼尼的美军指挥官列入黑名单。

三是非洲、拉美多国政局暗流涌动。非洲政治稳定备受考验。埃及、阿尔及利亚、苏丹等北非国家动荡不已,撒哈拉以南非洲多国“老人”长期当政招致民怨,社会抗议时有发生,埃塞俄比亚、几内亚等国大选在即,国内各派别争斗激烈。拉美进入多事之季。多国局势生变,并呈相互传染激荡与蔓延之势,秘鲁宪政危机发酵,委内瑞拉马杜罗总统与反对派相持不下,智利、厄瓜多尔、玻利维亚等多国民众抗议浪潮汹涌。

四、全球治理困境凸显

美国单边主义及其“退群、毁约”有增无减,2020年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更显紧迫,全球治理赤字增大,联合国等多边机制备受掣肘。

一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滞后。马德里气候大会成果有限,在核心议题即《巴黎协定》第六条市场机制问题上未有进展,在融资等敏感议题上也未达成共识。与此同时,各方博弈仍将继续:欧盟争夺气候变化议程领导权,提出2050年前成为全球首个“碳中和”大洲的雄心计划。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围绕碳交易和“气候支持基金”问题讨价还价激烈。多家科学机构预测,2020年全球将变得“更热”,极端天气和自然灾害仍将多发。

二是非传统安全挑战有增无减。国际反恐斗争更趋复杂,恐怖主义流毒远未肃清。一方面,美聚焦大国战略竞争,缩减反恐资源投入,连续抛弃反恐盟友,冲击国际反恐合作大局;另一方面,地区冲突和民族宗教矛盾互相作用,致使中亚、南亚和东南亚反恐形势严峻。此外,网络空间安全风险堪忧,基因编辑技术滥用与失控危险增大,数字货币将挑战各国主权货币。

三是联合国前路多崎岖。2020年是联合国成立75周年,值此之际多方围绕安理会改革等再度角力,日、德、印、巴“争常四国”及非盟心有不甘,力争实现安理会“扩容”。同时,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多边主义遭遇美国单边主义逆流,全球治理供求缺口增大,联合国深陷财政危机,美国作为最大出资国持续以削减和拖欠会费手段对其施压促变,联合国面临被边缘化、政治化和工具化等多重挑战。

五、中国担当值得期待

面对全球化受挫、民粹思潮加重、大国竞争加剧的复杂国际形势,中国遵循习近平外交思想指引,不断开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新局面。总体看,中国对外工作面临诸多有利条件。

首先,中国经济虽然面临内外各种挑战,进入“新常态”,但仍有望继续保持6%左右的中高速增长,这在世界主要大国中仍然领先。而且,中国市场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不断加强,中国已成为世界很多国家的主要贸易伙伴乃至最大贸易伙伴,是周边国家最重要的出口市场,握有较大的主动权和战略回旋空间。

其次,特朗普搞“美国优先”不得人心,而中国坚持维护国际秩序,高举多边主义旗帜,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新方案,为实现共同发展提供新动能,持续给世界注入确定性、稳定性、安全性,中国的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。

2020年中国将彻底消除绝对贫困,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。中国外交也将乘风破浪、继往开来,既为国内和民族担当,也为国际和人类尽责,持续以“中国之治”纾解“世界之困”。


责任编辑:常琳

热门推荐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